贫富悬殊不是种族问题

希盟政府在野时,口口声声说要建筑一个新马来西亚,各党领导人也一直强调,该盟一旦执政中央政权,全民利益将会是希盟执政纲领,不分彼此,照顾各族,是希盟政权的终极目标,所谓的希盟承诺,油然而生,并且成为很多选民的期盼。

首相敦马哈迪下野的当时,也好说“全民政权”,而且也信誓旦旦向选民告白,接受希盟政纲,采取盟党共识,去治理国家,让很多曾经走过马哈迪在国阵时代的人民,也不疑有他,并认为老人家走过了霸权,在有生之年,能幡然醒悟,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。

一晃数月,希盟新政府也执政了一段时间,509以后,政体轮替之后,新政府在此期间的政绩如何,故且不做评论,然,身为马来西亚人民的你我他,却不能不探讨,在新政府体制下,所谓的希盟政治纲领,有多少被落实了?希盟四党口中的公平、公正对待各族有出现偏差吗?

想必,目前置身在新政府执政岁月的老百姓,已然有所领悟,希盟政府在大家长领导的日子下,不分种族的格局,似乎有退潮之感,在过去3个月内,大马公民换来的,是华人富有论,继而是变相的土著经济大会,新政府所捍卫的,莫过于,是某个种族的尊严,公平施政落得个空谈,而且是一个美丽的误会。

新政府的最高领导人,近日热衷于发表一些匪夷所思的谈话,当中最为人感到莫名的,莫过于“华人富有论”,作为内阁首辅,屡屡发表偏向性谈话,把国民归类为“富有”或者需要辅助的群体,此举不但不恰当,而且可能导致族群分化,引起不必要的矛盾,当有心人错误诠释老家人的谈话,将有可能引起族群猜疑,使到国民团结遭殃。

或许, 老人家真心觉得我国贫富悬殊,原因始于财富分配不均衡,然而老人家却不能在握公权力的位置上,说出影响族群情绪的说话,广东人俗语说“树大有枯枝,族大有乞儿”,也就说同一个族群也会有贫富悬殊的问题,更妄论在多元种族的社会里面。

假如,老大人忧心某个族群的贫穷问题,更不应以偏概全,从单一的种族角度去看待问题,而且种族身份也不是族群创造财富的局限,竞争能力的好坏才是症结,以致政府需要扶持的,是马来西亚国民,提升各族人民在多元社会上的竞争能力,才能让国各族变得强大,并且为自己创建财富,反之,以种族身份界定优劣,将有可能误导国民思维,造成猜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