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我走过的日子

   睡莲开着,我看见那个小花骨儿,静静地解开玉般的花瓣,亭子里动着的睡眠仙女悠闲地躺着,清澈的香气通过屏幕。每当那个时候,我总是总是总是总是总是想起老房子前面那棵梧桐树,想起你和我走过的日子。

  屈指算来,好像是我5岁左右的时候知道的。

  你匆匆走进了我的生活。那天睡莲像今天一样有魅力。坐在梧桐树上,像少年一样悠闲地躲在叶子之间打瞌睡。搬家工人的嘈杂声吵醒了我,我摘叶子,看见经常搬家的工人,看见了你。你好小,站在妈妈旁边,张紧的脸,长辫子直腰,齐眉毛刘海下面是一双神的大眼睛。我茫然地望着你。突然你抬起头,碰到了我的眼神。我的汽笛之间逃不了。看到你迷惑的眼神,我没想到你会成为我人生的第一个玩伴。

  从那以后我总是把你拖走。你比我低一个头,大自然愿意我触摸。我记得我们6岁的时候,我一定要教他们爬树。但是平时学什么都快。但是怎么也爬不上树。我气得甩开你的手大声提问,你学得努力吗?你低下头,不回答。这无疑是在火上浇油。我看不到你的表情,咬紧牙关,跺着脚走了。等一下,衣角好像拉着,我知道是你,但假装找不到,继续走,走进自己家的厨房。好久不见,我差点忘了,转身偷了几块糖果,打了你。我吓了一跳。你抬起头,流着眼泪可怜地看着我,那眼神瞥了我一眼,想到爬树,我就把你狠狠地训了一顿,要你哽咽着再教我一次。我也想原谅你!所以我立刻答应了。不料,你不久,喜悦终于学会了掩盖愤怒。你和我坐在这棵树上快乐地分糖吃。

  你的长发总是有新鲜洗发水的味道,我是短发,我经常羡慕你的头发,这时候,你咯咯地笑;

  你的头总是向右倾斜,看起来像可爱的事故,所以我很生气的时候,会无缘无故地按下生气;

  你的手总是爱拉我右边的衣角,我所有的衣服都变形了。虽然我警告过你穿上新衣服后不要再拉我的衣角,但看到你死去的皮赖脸,伸出手来,但我什么都做不了;

  .

  我以为你是我永远的童话故事,你知道,我们对双生花不分手。但是你还是几乎果断地离开了。

  你站在我面前说,我走了。我默默地看着你,突然注意到你已经比我高了一半。突然,我停下来,目瞪口呆地伸出手来,咬你的头,哑巴的脖子,你砍了吗?你瞥了一眼肩膀短发,不说话。陷入了这么久的僵局。那边收拾行李的大人在问候路过。我问你,明天,你能来树下找我吗?你紧紧地抿着嘴唇不看我。有人来把你拖走。你没看见我。他们把你推进了汽车,但你还没有看见我。但是我知道,他刘海后面的眼睛一定像那个时候一样充满泪水。肯定是吧,所以,看不见我,是吧?

  你知道那个吗?第二天我立刻站在那棵树下。我像见到你一样早早地在那儿等着。

  你知道那个吗?那天我准备饱了,想和你说话,所以早早地在那儿等了。

  你知道那个吗?我一大早起床,连饭都吃不下,早早在那儿等了,可是没等到夕阳投下的凄凉的影子陪伴着我。我还在等晚上把我合并,等大人把我拖回家。

  没来啊.

  所以,我决定忘记你,我的童话,我的双生花。

  但是我忘不了你,你给我太多的喜悦,很多笑声,那么难忘的回忆,你教我开朗,耐心地给我,宽容我。你那么好,我怎么能忘记你呢。

  我笑了,决定从那时候开始留长发,为了你,为了我,我们走过的日子。

  现在我还留着长发。你也不能忘记,你和我走过的日子。